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家有儿女 >

尹仲勋网上做生意做什么好?

2020-11-23 07:45 浏览:

尹仲勋网上做生意做什么好?

  自己想在网络上做生意不知道做哪一行合适。有投资不多,差不多的行业麻烦推荐一下。不是做微商的那种。

  在互联网,上我们怎么做生意呢?非常的简单,我们想做什么生意,

  我们就把这样生意的各种书记拿过来。我们拿过来把这些书拿到网上去不停地释放里面的知识。

  记住,我们是把里面的知识释放到互联网上,我们自己是不学的。 我们只卖知识,我们不学知识

  知识就是拿来卖得,人们常说知识可以,赚到大钱,但是记住学会这些知识要用你很长的时间。

  我们一开始不要浪费这个精力,我们直接拿过来卖就行了。你比如说你在互联网上,你看到谁的软文写的很牛逼。

  那么,尹仲勋你把他的软文改编一下,变成自己的,就直接拿去卖就行了。

  聪明的人,脑袋里永远只有一个卖字。他们看到什么东西最先想到的,就是我应该使用什么方法,

  把这样东西给他卖出去。而愚蠢的人看到一样东西,他们就想着要先去把他学会,等你学会了以后,

  生意都让别人做完了。

  而且真正的学习就是实践,你不停地卖这样东西,你就知道这样东西的知识了。

  你一边赚钱,一边学习,这样子你才能够做得好。而且你学到的东西也都是实战的东西,

  你把这些东西交给客户,客户才愿意学。如果你只是学了很多书面上的东西,

  那么你交给客户的,只是一些过时的东西。有些招数在以前那个时代可以用,在当下这个互联网时代,公中号关注文章最后五个字领二十二个项目 就不一定行得通了。就像以前的经商模式,就是自己开一个店,找好一个很好的位置,然后等客户上门,我们赚他的钱就行了,

  随着后来互联网的发展。我们是要把广告发到客户的面前,

  吸引客户来我们这里购买。时代在变,如果你的经商思维还不改变的话,

  那么你就会被这个时代淘汰。看书也要看这些书是讲什么的,有些书中的内容,他并不是在每一个年代都适用的,

  所以这些东西学到自己的脑袋里。不仅,不能够让自己赚到更多的钱,

  反而会让我们的收入下降。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大学生,读书读多了,

  把自己的脑子给读傻了。当然,读书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大家没事就要多读书。

  但是我们读书的方法,是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来思考书中的内容。我们千万不要被,书中的内容给困住了。

  有些内容他是拿来洗脑一些平凡的人的,我们要分清楚哪些东西是好的,哪些东西是坏的。( 老郑创客吧 )

  赵孝成王七年(公元前260年),秦军和赵军在长平对峙,当时赵括的父亲赵奢已经去世,赵相蔺相如也身患重病,赵孝成王派廉颇带兵攻打秦军,秦军几次打败赵军,赵军坚守营垒不出战。秦军屡次挑战,廉颇置之不理。赵孝成王急于求胜,听信秦军间谍散布的谣言。秦国间谍说:“秦军最忌讳、最害怕的,就是马服君赵奢的儿子赵括做赵军的将帅。”赵孝成王因此就让赵括当将军,以代替廉颇。蔺相如说:“大王仅凭虚名而任用赵括,就好像用胶粘死调弦柱再去弹瑟那样不知变通。赵括只会读他父亲遗留的兵书罢了,并不懂得灵活应变。”赵孝成王不听,还是命赵括为主将。

  其母阻谏

  赵括从小就学习兵法,论战谈略,自以为天下人没有能比得上他的。有一次与他的父亲赵奢谈战阵布设之道,赵奢也难不倒他,但是也并不因此就认为他懂兵法。赵括的母亲询问其中原因,赵奢说:“战争,是关系将士生死存亡的大事,而括儿竟说得如此轻松容易。将来赵国不用括儿为将则已,如果真用了他,使赵国惨败的,一定是他了。”等到赵括所率领的大军就要起程时,他母亲上书给赵孝成王说:“不可以让赵括做将军。”赵孝成王问:“为什么?”回答说:“当初我侍奉他父亲,那时他是将军,由他亲自捧着饭食侍候吃喝的人数以十计,被他认作朋友的数以百计,大王和王族们赏赐的财物全都分给军吏和僚属,从接受军令的当天起,就不再过问家事。现在赵括一下子做了将军,就面向东接受朝见,军吏没有一个敢抬头看他的,大王赏赐的金帛,都带回家收藏起来,还天天访查便宜合适的田地房产,可买的就买下来。大王你看他哪里像他父亲?父子二人的心地不同,希望大王不要派他领兵。”赵孝成王答道:“您把这事放下别管了,我已经决定了。”赵括的母亲接着说:“您一定要派他领兵,日后一旦他不称职,老身能不受株连吗?”赵孝成王答应了她的请求。

  战死沙场

  赵括一取得了廉颇的职权,就立刻全盘更改法令,调动官吏。秦国将领白起得到情报,运用奇兵巧计,假装战败退走,却由背后偷袭赵军的辎重及补给路线,把赵国的军队截断为两部分,赵军军心浮动。经过四十几天后,赵军饥饿难忍,赵括就出动精兵亲自突围,四次突围均告失败,赵括在突围中被射死。主将阵亡,几十万大军投降了秦军,秦军把他们全部坑杀了。赵国前后损失共四十五万人。第二年,秦军包围了邯郸,达一年之久,赵国几近灭亡,全靠楚、魏两国军队来救助,才得以解除邯郸的包围。赵孝成王也由于赵括的母亲有言在先,就没有治她的罪。

  乐毅的先祖是魏国名将乐羊,魏文侯将灵寿(今河北灵寿县)作为他的封地,乐家世代居于灵寿,传到乐毅时,此地已是赵国的领土。乐毅戴着“将门之后”的标签长大。他是赵国能文能武的高富帅。

  当时的赵国虽是强国,但正处于宫廷内乱之中。乐毅觉得还是别在赵国当官比较安全,一不小心站错队就有杀身之祸。他赶去投奔魏国,去先祖战斗过的地方寻找大好前程。

  魏王当然知道乐毅并非浪得虚名,但也只给了他一个闲职。少干活,多拿钱;不干活,也拿钱。这是很多人的目标,但乐毅并不甘心。他还年轻,还有梦想。

  而此时,北方的燕国刚刚经历过一场大乱。刚刚即位的燕昭王一心想治理好国家,以报齐国杀父破国之仇,于是大举招贤纳士,在国都附近兴建了一座高台,台上放置黄金,专门赏赐前来燕国的人才。一时间,名闻天下,应者如云。

  乐毅听说了这一消息之后,便向魏王找了个借口,出使燕国。

  一个怀才不遇又心比天高的年轻人,碰到一个求贤若渴又苦大仇深的老板,二人一下碰出火花。乐毅也不再管自己魏国使者的身份,成为燕昭王的亚卿(相当于副宰相)。

  现到看来,乐毅的择主观念和诸葛亮也很像,选的都不是强势的一方,而是一个能展平生所学的舞台,一个“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明君。

  占领临淄替燕昭王复仇

  乐毅和燕昭王协力,将燕国治理得井井有条。一晃28年过去,昔日贫弱之燕已成强国,而白衣飘飘的乐公子,也成了两鬓斑白的老臣。

  此时齐国的国君已经是齐宣王之子齐闵王(又称齐湣王)。齐国陆续和各国结怨,甚至一度想灭掉名义上的中央政权周天子,这突破了诸侯国的底线。在这样的背景下,燕昭王提议伐齐。

  而乐毅认为,由燕国单独出兵并非上策。首先“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齐国毕竟地大人多,纵然燕国能侥幸“惨胜”,也会元气大伤,又怎能确保临近的赵、魏、韩三国不分一杯羹?

  所以,与其与齐国单挑,不如联合其他国家群殴之,如此胜算更大,对燕国也更安全。燕昭王同意了乐毅的提议。

  于是,在燕国的倡导下,公元前284年,乐毅作为统帅,率五国联军伐齐。在济水(如今济南西北)之西一举击溃齐军主力。除燕国之外,其余四国主张撤兵。

  乐毅知道穷寇莫追,但更知道燕昭王对齐王恨之入骨,不灭齐国誓不罢休。于是,他没理会回撤的四国兵马,而是指挥燕军直捣齐国都城临淄。

  齐闵王被吓得狼狈逃到莒城。乐毅率领燕军杀入临淄,将齐国的金银财宝连同祭祀器物,统统运回燕国。

  此后,乐毅又派兵攻打莒城。齐闵王忙向楚国求救,楚王派淖齿为将,打着救齐的旗号,乘机占领原属齐国的淮北等大片土地,而且深入莒城,和燕国平分齐国的疆土。不久,齐闵王便死在了淖齿手中(抽筋悬梁,死状极惨)。

  消息传来,燕昭王仰天长啸,痛哭流涕。卧薪尝胆近30年,破国杀父之仇终于报了。

  围困即墨故城,流言四起

  乐毅大获全胜。然而,历史演进到此处,史学家们的笔法开始暧昧起来。

  《史记》称,燕昭王听闻大捷,亲自到济水边上犒赏三军,并封乐毅为昌国君,封地就在山东境内,还派他攻打其他没攻下的齐城。

  《资治通鉴》的记载明显不同,也更详细,说乐毅攻破临淄后,禁止劫掠百姓,消除恐惧心理。同时,废除齐闵王苛政,任用当地贤人,并在临淄城郊祭祀齐桓公和管仲,让齐国上下心悦诚服。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只用6个月,就攻下了齐国70多座城池。

  齐国境内,只剩两座城未能攻下。一座是莒城,一座是即墨。当然这里的即墨是指即墨故城,现位于平度境内。莒城仍由齐国皇室占据。

  齐闵王死后,儿子法章即位,这就是齐襄王。而即墨在原来的主将即墨大夫战死后,田单被推选为主将。他才是乐毅遇到的真正对手。

  田单死守即墨,乐毅久攻不下,于是改变策略,命燕军离城九里安营扎寨。还下令:“如果城中百姓出来,可以放他们走。看到穷人,就发给盘缠。此为攻心之法。”这样一围就是三年。只可惜,燕国已流言四起。

  一位侍臣上奏:“乐毅很轻松就攻下七十多座城,为什么剩两座城就打不下来了?其实,他是不愿攻,攻下之后他不就得班师回朝了吗?他想收买人心,以便自己当齐王。这几年乐毅没反,是挂念着自己在燕国的妻儿。可齐国美女众多,他也快把妻儿忘了……”这种话最狠毒,莫须有,攻的是人心。

  平度文史专家陈传瑜分析说,放眼中国历史,你会发现,若想扳倒某位重臣,最有用的方法就是在皇帝面前说他可能要造反。

  即便“莫须有”,即便皇帝是明君,也会立刻拿放大镜来观察你,只要有一点蛛丝马迹,他就会痛下杀手。在这种情况下,燕昭王才亲自去犒赏三军。只不过,燕昭王表现得很大度。

  他不但当面杀了那个打小报告的侍臣,还说:“乐君替寡人报仇,齐国本就该归你所有。试想,假如乐君和燕国结盟,那是燕国的福分。”

  燕昭王又下诏,赐乐毅之妻王后的衣服,赐给他儿子公子之服,并赐车马,欲立其为齐王。乐毅吓得跪倒在地,冷汗直流,连称自己一心忠于燕昭王,誓死不当齐王。

  史官写道:“由是,齐人服其义,诸侯畏其信,莫敢复有谋者。”乐毅想不想当齐王?这是历史的谜团。

上一篇:杨了阳历7月1日是什么星座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