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生活百科 >

邵思涵:根深才能枝繁叶茂

2020-11-08 14:15 浏览:

邵思涵:根深才能枝繁叶茂

  来源:雪球App,作者: 渔_夫,(

  大家有没感觉,我们常常看到某个学科的大师很牛,他们能够对所在的学科发表深刻而有不落俗套的见解,每每总能娓娓道来,让我们有种自叹不如的感觉。我们在惊叹大师们知识的渊博的时候,有没有思考过为什么大师能被称之为大师呢?他们除了对自己所在的领域了如指掌,其最根本的原因是找到了自己所在学科的源头,以这个根为基础,对所有的现象包括已经发生的或者将发生的进行有价值的判断。 我这里所要讲的根是指投资的根。要想成为一个出色的投资者,必须找到自己的投资的根,根深才能枝繁叶茂。下面是我对一些投资的根的总结及其我怎么形成自己投资之根的看法。

  (1)技术分析的根是基于对股票涨跌趋势的判断

  我曾经在某个全部是技术分析派的投资者论坛中发过一个帖子,叫《我的投资哲学》,我讲了很多自己投资的案例,也我对很多股票的看法,更谈了自己的投资理念是什么样子的。那些技术分析派的股友,拿着技术分析的一套来分析我是怎么买卖的,着实让我哭笑不得。当然也有人觉得我很神奇的样子,怎么从后来看,从实践我想法的操作看,都非常成功,以至于不少人还在怀念我,虽然我不在那个论坛好久了。那些技术分析的股友的跟就在k线成交量等外在指标上,当然他们自己也开发出来了对于这些成交量指标一些深刻的见解与总结。但是总体来说,这种见解还是层次比较低的,因为其没有涉及到投资的本质问题,仅仅在外围上去看待与判断投资,也就是强调对趋势的理解。以至于产生很多不切实际的投资观念,这些观念甚至与我们的常识相违背。所以很多做技术分析的人员,最终变得神经兮兮,终日紧张,生怕错误了任何一个交易机会似的。

  (2)宏观分析的根在于对宏观经济走势的判断

  在某个QQ群上,有人在2000点附近的时候,强烈看空股票的走势,认为到1500点甚至更低,列举的理由是中国经济怎么怎么不好,类似中国经济要奔溃,PPI指数持续走低等。所以将自己一直看好的股票卖掉,还投资美股什么的。这代表了一类人,在分析投资的时候把宏观经济看成是最核心的指标,并以此为根。这类人不在少数,他们估计也不是那么待见技术分析,但中间不乏有是优秀的学者专家。曾经有位读MBA的同学跟我说,我研究生的导师强烈看空银行,以至于让其错过了这波银行大涨的机会。宏观经济的理解其实很不容易,需要有大量的专业知识为基础,恐怕很多人未必能真正对宏观经济形成系统的看法。但是投资常常就是这样,即使你懂得了很多宏观经济的东西,未必就很能投资。因为宏观经济分析暗含的一个基础假设有问题,就是经济的好坏决定股票的涨跌,经济是股市的晴雨表。这种假设其实既对也不对,对的时候股市永远无法脱离宏观经济的影响,错的是股市涨跌不是必然就受到宏观经济的决定。比如一个国家经济可能很好,但股票估值非常高,不管现在涨还是跌,未来总不能对其很乐观,因为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就可以否决,就是太好了就意味着坏。

  (3)成长分析的根在于企业未来的成长性

  企业成长分析式投资的鼻祖无疑是费雪,其特别重视企业成长的分析,甚至列举了企业成长分析的15条原则,至今看来,15条原则的很多思维仍然有借鉴意义。曾经有一个新闻标题为《美国老太太花180美元买雅培股票 75年捂成700万美元》,其年复利回报率为15.13%,也从另外一个角度佐证了成长性投资有其合理的地方。但成长性思维把成长看成了投资的第一要务,认为成长是企业一切分析的前提,成长可以弥补过高股价所带来的不利,最终化不利为有利。成长型投资让我们可以热血澎湃,因为买到好的企业,我们总是能够发现有很多值得我们欢欣鼓舞的地方。但同时我们也会发现更多是伪成长的企业,让投资者猝不及防地损失。PEG指标无疑是分析成长性与投资价值判断时候常常被提及的一个指标,有其合理性,但是是我不怎么看重的一个指标。

  (4)格雷厄姆分析式的根是基于有形资产的保守思维

  格雷厄姆开创了价值投资的原始范式,其强调对资产负债表的分析,强调对有形资产的判断,虽然格雷厄姆也说价值投资需要看待企业如生意,也强调分析企业的利润表,但你理解其所有的著作,你会发现格雷厄姆实际上还是非常强调对有形资产的价值的判断,这种价值的判断好的地方在由有相关财务表报可以作为分析的基础。同时他奉行的对企业竞争优势的态度,更多的是一种不可知论,很少谈及企业竞争优势的问题,甚至可以说由于其专业关系,对企业优势不知道怎么分析,基本上就是价值企业的竞争优势是维持一种正常的水平。所以你会发现格雷厄姆的投资对象中就基本上没有类似宝洁、雅培等具有竞争优势的企业。这虽然是一种遗憾,但并不妨碍人家作为一个出色的投资专家与投资哲学家。基于有形资产的判断,自然而然衍生出了保守投资的思维,安全边际等概念无不透露着格雷厄姆对保守的理解。在基于有形资产价值判断与保守思维的作用下,跟随他的人产生了很多的投资奇迹。

  (5)巴菲特分析式的根在于基于护城河式的保守思维

  巴菲特大家最熟悉的投资大师,他的话几乎成为了投资语录,好像成为了投资的范例似的。我常常看到很多人反驳我有些分析,就是用巴菲特的语录的。比如我前段时间写了我投资泸州老窖的相关文章。就有人用巴菲特的蟑螂论来说明对企业诚信的问题的判断,直接给企业不能投资判了死刑,这让我挺无语的。我觉得对任何投资大师甚至伟人的话,做语录式的解读都是不对的.。这一点中国人应该深有体会,毛泽东的语录未必到普通人手中就能发挥应有的作用,我们更应该关系其整个思维体系什么什么样子的,而不是抓着表面上的一点不放。回到巴菲特的投资体系,巴菲特与芒格很好地将格雷厄姆与费雪的观点进行了结合,开创了基于护城河式的价值投资保守思维体系,这个体系无疑是现有投资中最高明也是影响最深刻的体系。能够深切实行该体系的人都能取得很好的投资结果。这个投资思维的跟是保守思维,但非常强调护城河。这样可以排除掉很多格雷厄姆认为值得投资的企业,也排除掉很多费雪认为值得投资的对象。但投资者有没发现,包括巴菲特其实也是有思维盲点的,就是有些话语太过于绝对了,认为有些企业一定不值得投资,认为其不具有竞争优势,其中就有对航空企业的论断与新创企业的论断。如果我们投资过程中过于看重巴菲特的某几句话,那无疑会给自己投资设置不必要的障碍。

  以上是我对相关投资流派根的总结,你会发现,不同投资流派对投资根的不同理解,会导致对投资标的的态度完全不一样。如果你坚持保守思维的投资,自然而然会对新闻、消息看得不重要,不会想着对投资的每一条信息做出反应。当然不同的投资也是尝试对不同流派的观点进行总结,我看到最多的就是关于价值投机的说法,按价值投机的词汇字面上的理解,如果你以投机为核心,价值仅仅为手段的话,那自然很难形成对投资的很好判断,反倒是以价值为核心以投机为辅助,还可能高明一些。当然我个人不赞成价值与投机结合起来。我认为投资就是投资,投机就是投机,很难融合。因为投资的过程中想着投机着本身就是对投资理解的不足所导致的。

  那么对我们个人来说,我们应该找什么样子的根作为投资思维的基础呢?我觉得最好是遵从巴菲特的思维,就是基于护城河式的保守思维,如果再不行,那就退一步回到格雷厄姆的思维模式中。其他的投资流派不应该是一个成熟投资者需要去遵从的投资流派。

  巴菲特投资思维中很多分析企业的方式其实我也不赞成,因为他分析的企业未必就是最优秀的,护城河是很有道理,但落脚操作又是及其困难的。更多是告诉我们好企业的特征是什么,而没有告诉我们好企业形成的逻辑又是什么样子的,这可能是巴式投资中最大的缺陷,以至于模仿巴菲特投资的人,找不到方向分析企业起来一知半解。这也可能是学习巴菲特投资的难处。如果你真的秉承护城河优势的保守投资,其实你会看到历史上出现的其他很多优秀企业的。分析企业优势可以是一种能力圈的表示方式,而不是以行业来划分所谓的能力圈。当然有很多聪明的投资者看到了其中的缺陷,结合其生活工作的经验得到了优秀的投资回报。

  保守是价值投资的根本,护城河是保守的定语。护城河一般我们也把其称为竞争优势。我们在知道投资的理念情况下,看到很多投资现象就会自然而然有主意的。如果你还没有,说明你对根的理解还不够深刻,至少我觉得是这样的。找准自己投资的根,让自己的投资之树枝繁叶茂,这才是根本。不要想着种出跟人家一模一样的树来,而是想让自己的投资之树长青,这才是关键。

  怎么样才能做到根相同又能做得与众不同呢?以下是我的几点简单的建议。(1)深刻理解价值投资的内涵。学价值投资有些价值投资的书籍是必须要看的,比如《聪明的投资者》等:(2)学会理解价值投资的工具。比如会计财务知识,这是投资者必须要掌握的,其实它们也不是很难;(3)*得竞争优势分析的能力。竞争优势分析能力不是看巴菲特或者几个企业就能做到的,你应该形成一种系统的分析观念,改变从表面特征去看待企业优势的方式,而是多从优势形成的角度去看待企业优势问题:(4)大量阅读。阅读不仅仅是书籍,也可能是招股说明书,年报,案例等。

  我觉得投资者应该把精力花在我说的以上几点上面,少追星,少对信息迷恋,少对专家崇拜,而是走那条能走向专家的投资之路,让自己宁静,让自己有耐心,让自己不再冲动。能用投资之根的智慧去看待投资中的种种现象,我想这个时候你也就是投资专家了吧。还是那句话:根深才能枝繁叶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