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我的生活 >

桃宝:《今天穿什么》

2020-11-08 15:05 浏览:

桃宝:《今天穿什么》

  原标题:《今天穿什么》

  从资深媒体人到时尚畅销书作家、品牌顾问,阿丫不急不躁,在潮流的乱象中有着难得的“自持”。她以知天命的岁月沉淀,用生活的细枝末节窥探着外在与内心的转变,寻觅最真实的自我。“我的时尚,就是我生活的蛛丝马迹”,阿丫如是说。

  衣见人生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以衣窥人

  01

  《今天穿什么》是阿丫以时尚作家身份出版的第3本书。《人群中,你就是那个“例外”》从电影角度剖析穿搭经典,《四季行装》更偏生活化,用四季的服饰分享生活理念。如果说前两本是在穿衣搭配和生活美学的道路上卓然奋进的话,那这一本,就是一种“回归”,“是一种四十岁女人眼中认为的好看,回归到了对女人来说宇宙级的问题,今天穿什么。”

  阿丫的笔触柔软细腻,从生活的边角切入,以衣窥人,借由穿衣表达了一种审美主张和生活态度。她把穿衣服比喻成修复文物,讲究不急不躁,将锋芒变柔和,将沉寂变活泼,在随意的搭配里成就一番趣味;她将基本款看做像《你好,之华》那样的文艺电影,没有太多高潮迭起,静水流深,蕴蓄着宁静沉默的力量;她写《纸牌屋》里的职场女精英克莱尔,写《创世纪》里的豪门贵妇汪明荃,还有巩俐、伊莎贝尔·于佩尔……本以为是描写时尚流行的文字,在阿丫的行文中却惊艳地读出了极其敏锐的文学性。

  忠于自己,物尽其用

  02

  12年工作于时尚生活类杂志,阿丫从“穿着十厘米高跟鞋都能健步如飞”的女生,到如今爱踩平底鞋,以退为进,平实舒缓,用淡然和洒脱面对世界的温柔女性。欲望和热烈随着岁月的推移,像轻飘飘散于周身的雾气落在沉稳稳的地面上,阿丫自己,也少了几分剑拔弩张,多了几分从容优雅。

  阿丫形容这样的成长来自于“忠于自己,物尽其用”的时尚理念。张爱玲在小说里写:“我们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里,再没有心肝的女人,说起她‘去年夏天那件织绵缎夹袍’的时候,也是一往情深的”,这与阿丫的时尚观点不谋而合。

  相较于20岁买衣服只图表面好看的那个小女孩相比,如今的阿丫几乎不太关心潮流是什么,而是更在意如何将一件衣服的力量发挥到极致,忠于自我去挑选衣服。比如她会更关注一个把高领或V领毛衣穿得好看的女人,却很少在意正在流行的东西,阿丫眼中,真正的流行,是在群众的盲目追寻中保持冷静的自我风格,呼吸世界风潮,与自我美学经验深刻对谈。

  人生,不破不立

  03

  在《今天穿什么》中,阿丫的文字有感而发,所写所评无不来源于生活的真情实感,她甚至能指着某个章节说出是哪位朋友的故事。无数次打破又重塑的写作过程,以小窥大的敏锐触感让阿丫在文字雕琢上独具风格,同时映衬出她纤细柔情的内心和真实无畏的生活态度。

  告别杂志行业以来,阿丫行走在时尚作家、品牌顾问等多个斜杠身份之中,看似是极大转折的人生节点,可在阿丫看来,这不过是她打破界限,忠于自我的结果而已。

  如今,阿丫在面对人生的时候,有种见识过生活真面目的豁达,“与其走一步想百步,不如活在当下”,真实、不对自己设限,是她能想到的对生活最大的诚意。如她的穿衣风格一样,素净、有质感,不动声色之间尽显风情。

  许舜英曾说,流行,是集体的歇斯底里,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必须生活的像一个fashionasta。而阿丫,真正地活成了许小姐口中“每个人”之外的人,在克制的审美中,让衣服被人格驯化,将生活熨成了妥帖优雅的舒服模样。

  责任编辑: